伽利略1  

(圖片來源:@movies 開眼電影網

  如同2008年看完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,看完《真夏方程式》後,應該又會有人覺得多少有些失望,特別是電影上映前,直盯著連續劇的觀眾們。並非因為電影不精采、劇情不懸疑,也不是因為演員演的不好,而是因為電影中看不到湯川學腦子開始轉起來的眼神和表情,也看不到接下來立即要找一塊大平面寫下腦中計算的熱血和衝動!在電影中,只能在湯川學觀察週遭、蒐集資訊、進行實驗時的認真表情,勉強滿足觀眾──認真的男人是很帥的!可不只是女人才有認真的美麗!

  曾看過一種說法:《真夏方程式》裡湯川學變得比較有人情味,其實是東野圭吾性格和寫作風格的轉變。我沒看過原著小說,不瞭解原著和連續劇、電影之間的差異為何。但一個創作者,隨著年齡的增加、人生閱歷的豐富,創作風格漸漸轉變的情況,古今中外都很常見。若東野圭吾也是如此,他的轉變絕對一點也不特殊!

  從戲劇的角度來看,湯川學的人情味,不只是《真夏方程式》,其實在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裡已可略窺端倪。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裡,或許因為石神哲哉(堤真一飾),是自己年少時就熟悉的人,也是學術研究道路上的同好,因此,對人性和感情毫不感到興趣的湯川學,對石神哲哉無悔的付出動容,也對真相揭發後不會有任何人得到幸福這一點,感到難受。湯川學這個角色,在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裡,算是對真相和人情世故之間的矛盾,有了一些感受或體悟。到了連續劇《破案天才伽俐略2013》,湯川學協助警方辦案,多半依舊是基於對那些看起來似乎毫無可能做到的犯罪手法,有了好奇心,啟動他深入骨髓的研究癖和想要解開困惑的強大欲望。但是,也已經「不完全」是因為這個欲望了!在案件〈念波〉裡,湯川學最後是出於對雙胞胎姐妹(桐谷美玲飾)的「同情」,加上對姐夫磯谷和宏(桐谷健太飾)的言行觀察後反向思考,才揭開謎底──如果主謀是姐夫,他就「不會」提供犯人的照片。案件〈聖女的救贖〉裡也是如此,湯川學對於下毒手法完全沒有興趣,一開始純粹是基於真柴(三田)綾音(天海祐希飾)是自己的國中同學,為了想用自己的知識幫助認識的人和其家人。易言之,也是出於一種「同情」──同情耶!真是一點也不合乎邏輯的東西!再到最近的電影《真夏方程式》,雖然湯川學仍執著於一定要把自己解出的犯罪手法告訴當事人,以印證、確認所解無誤,因為對於結案應該已經沒有幫助,這樣的執著似乎有些不近人情,但這回湯川學好幾次強調:否則某人的人生會被扭曲。是的,湯川學這次是為了某個人的人生,而非僅為了解開疑惑的欲望。

伽俐略2  (圖片來源:@movies 開眼電影網

  愈來愈有人情味的湯川學,當然有可能是東野圭吾創作風格的漸漸轉變。但若僅從人物塑造的角度來看,也可以看待為「湯川學」這個角色並非毫無人情味,只是對人情世故毫無興趣,而「對人情世故毫無興趣」這點,或許只是創作者過往沒有合適的情節可以展現罷了。誰知道呢?

  不論就犯案手法、案件撲朔迷離的程度,或人物性格的描述,從連續劇到電影,「神探伽俐略系列」都絕對算得上是好戲、好作品。但對於想要一再重溫湯川學認真、熱血表情的觀眾而言,只有觀察和實驗是難以滿足的。尤其是,兩部電影中的實驗,都與主要案件無關,更讓觀眾有隔靴搔癢之憾。湯川學從腦中的計算進而立即要找地方書寫出來的熱血,其實是龐大壓力的釋放。少了這股子熱血和衝動,湯川學和江戶川柯南的差別就不大了……

伽俐略  (圖片來源:@movies 開眼電影網

  最後,湯川學願意啟蒙小男孩的理科,就「教」的角度而言,其實並不令人吃驚。湯川學雖然研究癖深入骨髓,但他一直沒有放掉教育這一塊;他在大學裡有開入門課,也帶領研究生。至於對象是小孩嘛……既然恭平沒有令湯川學起蕁麻疹,兩人也算有緣,帶領入門也就無不可了。不過~~湯川學的筆電和平板,是SONY的嗎?好優啊!小小一台,竟然能應付物理學家的龐雜計算,真是太讚了! 害我都想買了!真是極好的置入性行銷!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女娃子 的頭像
小女娃子

小女娃子的巫婆之道

小女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